001 奔丧

001 奔丧

我匆匆从帝都赶回花临,给母亲奔丧。

飞机降落在机场,我却没等到家里的车,当我独自打车赶去殡仪馆时,迎面便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挽着我爸的胳膊,站在门口和宾客寒暄,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。

这个女人,我至死都不会忘记。

她叫龚珊,是我高中时期最要好的同学。

见到我,她的手从我爸臂弯里滑落,面露尴尬。

我爸也看到了我,安抚似地拍拍她的手背,而后牵着她走过来,停在我跟前。

他淡淡道:“回来了,先去给你妈上香吧。”

龚珊则是一脸的愧疚和小心翼翼,喊我道:“念念……”

我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,没有理她,直接越过她往里走。

我妈的骨灰被放在一个古朴的盒子里,小小的,很精致。

桌子上摆满了瓜果香钱纸,到处是垂挂着挽联的花圈。

她是跳楼自杀的,据说面目全非,所以干脆直接火化。

我望着遗照上我妈甜美青春的笑容,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,眼泪忍不住滚滚而落。

龚珊和我爸跟了过来,她蹲在我脚边,伸出手替我揩泪,柔声道:“别哭,不然阿姨在天堂也会不开心。”

我下意识避开她的手。

或许是这个动作刺激到我爸,他沉声喝道:“苏念君,你什么时候能懂事,别尽给你妈丢脸!”

我跪在我妈的骨灰盒前,抬头冷冷地盯着他:“你在婚姻期间,和你女儿的高中同学搞到一起,你从来不觉得丢脸,我为什么要觉得丢脸?”

我爸脸涨得通红,一巴掌扇过来。

他用了十足的力道,我措不及防,倒在地上,脸上火辣辣地疼。

眼看他还要神脚踹我,龚珊连忙站起来拉住他,温温柔柔地劝道:“别气,这么多人看着呢。你先去招待客人,让我来劝一劝念念。”

两人双手交握,亲昵十足。

而我妈尸骨未寒。

我爸冷哼一声,到底没再动手。

等他走了,龚珊重新蹲到我脚边,压低声音道:“苏念君,你肯定很恨我吧?”

我冷眼扫过她。

她淡淡地笑:“我也恨你,恨不得你去死。”

我双手慢慢地握成拳头。

她慢悠悠地道:“四年前我就盼着你妈死,如今她终于死了,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……”

我咬牙道:“你也不怕遭报应!”

高一那年我和她成为同桌,她是下面农村考进学校的,并没有乡下孩子进城的那种自卑和萎缩,反而温柔大方,人长得漂亮,成绩又好,大家都很喜欢她,我也不例外。

我和她成了好朋友,周末经常带她回家。

她因此成了我们家的另外一个女儿,我有的东西,我妈都会给她买,不管是穿的还是吃的,就连学校的学杂费,我妈妈也给她交了,毕竟那点钱对我家来说不算什么。

她也的确很会哄长辈开心,我妈无数次感叹,她是贴心的小棉袄。

哪里想到,在高三那年暑假,她会爬上我爸的床。

她贪恋我爸的钱财,偏偏被发现后,还装得特别委屈柔弱,跪在我妈和我面前痛哭流涕地忏悔,转头却向我爸告状,让我爸和我妈离心。

在我考去帝都大学的这四年,我妈每天以泪洗面,她和我爸却出双入对。

我陷入回忆里,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挠着,汩汩地流着血。

龚珊却笑得更厉害,那笑就像是粹了毒的罂粟,张狂恶毒:“我劝你对我尊敬一点,不然你爸肯定绕不了你,他现在可疼我了,因为……”她的手放在肚皮上,贴到我耳朵边,低低低笑,“我怀了他的宝宝。”

我惊讶地瞪大眼。

所以,我妈会跳楼,是因为知道她怀了身孕,知道再也等不回我爸吗?

龚珊勾着嘴角,声音里透着志在必得和不加掩饰的兴奋:“我去查过了,宝宝是男孩,你爸别提多高兴,说以后的家产都会给儿子继承。”

我冷冷地瞧着她。

她轻蔑地瞅我:“可惜啊,你不看八卦绯闻,不然你早该想到有这一天。”

“几年前,我看过一个港城富豪的真实新闻,他年老后扶持小三上位,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给了小三,原配的儿子只拿百分之二十,至于原配的女儿,早被他忘到九霄云外。他说小三最温柔,对他最好。但你想想,他比小三大四十岁,小三为什么会对他好?还不是为了钱……”

“你看,这就是男人。”

“我按照那个小三的方法,对你爸百依百顺,他果然疼我到了骨子里。”

她笑得好不得意,那笑就像是粹了毒的罂粟,张狂恶毒。

我指尖几乎掐进掌心里,恨不得叫她一头撞死在我妈的遗像前。

可我不能动手。

她足够聪明,手段也足够阴毒,要是闹起来,我不一定能占到便宜。

我垂下眼睑,道:“今天是我妈的葬礼,我不和你计较,你也别来惹我。来日方长,咱们走着瞧。”

龚珊似笑非笑:“可惜我就是不想放过你,你说如果我假意摔一跤,对你爸说是你推的,因为你忌恨我怀了孩子,你说你爸会不会把你赶出去?”

她脸上的笑歹毒又扭曲。

我暗暗戒备。

这个女人,果然就只有这种下三滥的手段。

之前四年,她就是用这样的法子,惹得我爸厌恶我妈,而她牢牢地抓住了我爸的心。

她慢慢地起身,似乎是要实施她的假摔计划。

正在这时,有人走了过来。

龚珊看到来人,不但停了动作,连表情也立刻变了,恭恭敬敬地喊:“周先生,您来了。”

我也看过去,头顶的男人捧着一束点缀着红豆的满天星花束,慢慢地走到我妈的遗像前,将花横放在桌面上。

比起那些挂着挽联的花圈,这束花很是特别。

但更叫我震撼的是,红豆和满天星,是我妈最喜欢的花。

我默默地看了男人一眼。

这个男人,我当然是认识的。

周勋,叱咤花临商界的厉害人物。

两年前他来到花临,出手就收购几个上市公司,整个花临商圈都为之震惊,我爸也因此忌惮不已。

那时候我刚好考上帝都大学,我爸便借着摆酒的机会,和周勋搭上了关系。

此刻的周勋,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。

但即便他满脸肃容,也依旧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。

他身材高大挺拔,眉眼清俊正气,才二十八岁的年纪,却已经坐拥一切。

据说他是帝都周家的小儿子,来花临不知是有别的目的,还是纯粹来赚钱。

龚珊站在旁边,望着他,不知想到了什么,满脸通红。

我忍不住冷笑。

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,这个女人,从来就没有知足过。

就是不知道周勋会不会受她勾引。

龚珊可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……

我正想着,周勋突然回头,我脸上的讥讽来不及收敛,被他一眼看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