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失身

滂沱大雨,电闪雷鸣。

沈翘拖着行李箱,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。

“翘翘,林江不是因为中了五百万彩票才跟你离婚的,是你没有尽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。”

“沈翘,你烦不烦,离婚是很早以前就想提的。你不想离,你还想分家产吗?”

沈翘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。

视线一片模糊。

过道有辆银色的宾利以飞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,伤心过度的沈翘没有发现。

直到那辆车子快到身前的时候,她反应过来,但大脑却是死机状态,整个人站在原地发懵地看着那辆车直直地朝自己开来。

吱——

银色宾利急速转弯,可以看出车主的车技,因为速度过快撞上了护栏。

沈翘站在原地,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。

银色宾利拦上护栏以后便没动静了。

深夜,此处僻静,过往没有车辆。

沈翘在原地站了数几秒才反应过来,猛地抬手将脸上的泪水用力抹去,然后丢下了行李箱朝银色宾利奔过去。

车内一片黑暗,沈翘趴在车窗上面,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盘上。

沈翘用力地拍着车窗,“先生,先生你没事吧?”

不管怎么说,对方都是为了躲避自己才撞上了护栏,如果他有什么好歹,她得负责的呀!

听到一声咔嚓,沈翘赶紧拉开车门将上半身探了进去:“你还好吗?啊……”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。

话未说完,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沈翘的胳膊,将她抓了进去。

砰!

车门关上,锁死。

沈翘跌在男人的腿上,男人火热的大手如同铁链一般锁在她的腰间,令她动弹不得。

“放,放开我……”沈翘感觉到了危险,结巴地朝男人说了一句。

“找死吗?”

按着她的人缓缓开口,声音低沉浑厚,如甘冽的清酒一般滑过喉间。

沈翘愣了几秒便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走在大马路中间的事情,她赶紧摇头:“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,但你自己送上门来,就别怪我……”话落,男人将她提了起来,分开她的双腿坐在他的腿上,暧昧又惹火的姿势让沈翘颤抖。

感觉到了火热的昂扬,正狂傲地抵着她,沈翘头部发麻,手抵在男人的胸前,结结巴巴:“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“你说呢?”

男人俯身,冰冷的薄唇径自擒住了沈翘因害怕而微微发颤的唇瓣。

“唔……”沈翘身子一软,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。

男人的吻极具侵略性,气息火热又狂放,但男人的吻似乎有些青涩,先是试探性地将舌尖探入,但很快找到了门道,按着她的后脑勺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地吮吸着。

沈翘脑袋空白了许久,直到身下一痛,她才回过神来,拼命地捶打着跟前的男人。

男人食髓知味,将座位放平后把她压在身下……

暴雨下了一夜,似乎在洗刷着这个城市的罪恶。

一夜疯狂后……

车内的人指尖动了动,男人锐利幽深的眼眸倏地睁开,夜莫深坐了起来。

空气中有女人留下来的甜腻气息,但现场只有他一个人。

跑了?

夜莫深眼眸深了几分,目光落在座位那一抹红上,眸光带了几分复杂。

雏儿?

真是麻烦!

夜莫深给助理萧肃打了电话,冷声吩咐:“马上定位我的位置,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。”

说完,不等他的助理明白过来,就挂了电话。

*

沈翘是半夜逃走的,趁着雨势大,她狼狈不堪地回了娘家。

结婚那么多年,她连自己的丈夫都没睡,今天却睡了一个陌生男人,所以沈翘慌得不行。

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就选择了跑路。

“翘翘。”

沈母推开门进来,给她送了一碗姜汤。

“谢谢妈。”

“你跟林江是彻底完了?”

提起林江,沈翘垂下眼帘,捧着姜汤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,明显不想多提。

“离婚了也好,反正你爸爸给你安排了另一个婚事。”

听言,沈翘心里一阵咕咚,猛地抬起头来:“妈?”

“虽然对方有腿疾,但你毕竟是二婚了,就不要嫌弃了。”

沈翘:“妈,你在说什么?”

沈母刷地站起来,一脸怒意地看着她:“婚事就定在一个月以后,你不想嫁也得嫁。”

“我跟林江今天晚上才离的婚,你们是怎么知道的?”沈翘只觉得心头渐渐发冷。

“不瞒你说,这件事婚事本来是落到你妹妹头上的,但你既然离婚了,就你替你妹妹上吧。”

说到这里,沈母深吸一口气,目光幽深地望着她:“对方有腿疾,翘翘,沈家不能两个女儿都毁了。”

心中一阵钝痛,沈翘捧着姜汤的手渐渐发抖,她嘴唇哆嗦:“妈妈,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……”

“月月可是你的亲妹妹,你忍心看她受苦?”

“那我呢?”

“总之,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,一个月以后你必须嫁到夜家去!如果沈家两个女儿都毁了,我跟你爸都活不下去了。”

出嫁的那天,沈翘的妹妹沈月来找她。

“姐姐,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可是妈妈她……”

沈翘盯着她,目光一动不动:“对不起?那你愿意穿上婚纱,自己嫁吗?”

“姐姐,我……”沈月握紧手中的拳头,咬了咬牙,最后将手松开,泄气:“我有男朋友的姐姐,可你已经离婚了……”

沈翘收回目光,垂下眼眸:“是啊,我已经离婚了……照顾好爸妈吧,为了这件事,他们可谓是尽心尽力,费尽心思让我答应。”

嫁给一个有腿疾的人,说明她这辈子就要一直照顾他了,如果这本来就是她的命,她可以接受。

可这明明就是沈月的,而她沈翘,在经历了丈夫背叛之后,回到娘家,本想可以得到一些安慰。

可没想到,得到的却是,让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的消息。

就因为对方有腿疾,父母不想让沈月毁了。

那她呢?

可偏偏那是生她养她的父母,她只得接受。

夜家准备的排场很大,一场繁琐的婚礼,沈翘是代替沈月嫁过来的,来前就被沈氏夫妇洗过脑了。

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她,但沈翘心虚,整个过程都是低头的,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她。

新郎坐在轮椅上,气息冷冰冰的,把婚礼现场都快冻成冰柱了,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多数都在他的身上。

婚礼虽然排场大,但还算简单,因为夜莫深不敬酒,众人畏于他身上的气场也不敢闹他。

婚礼完成后,沈翘就被送到了新房里。

上了年纪的老佣人在她的面前立威道:“二少奶奶,虽说我们二少是有腿疾的,但好歹也是夜家的二少爷,二少奶奶嫁过来以后,可要尽心尽力照顾我们二少爷才是。”

自从那天晚上淋了雨被母亲告知要代替沈月嫁到夜家去之后,她第二天就发高烧了,然后好几天才退下来。

之后病情反反复复,一直没有好全,直到今天穿上婚纱前她还是吃了感冒药的。

这会儿眼皮重得不行,听了佣人的话之后,只得连连点头,然后道:“我知道了,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?”

她真的快支撑不住了。

老佣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嫌弃,一边说着她的闲话一边出去了。

她一走,沈翘也不管身上穿的是不是婚纱,直接倒头睡了。

睡梦中,好像有锐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,怪怪的。